能高越嶺古道全段-最新資訊!金色/黑色奇來變血色奇萊

南投林管處轄管的能高越嶺國家步道,有些路段不穩定,前往前需事先詢問。

此行原訂是在今年(111年)端午要來完成,這段路原本就有多路段極不穩定,而西段去年5月因災害封閉,經修復,今年4月重新放行,但5月因鋒面大雨又封閉,3周後才又開啟。

與隊友湊了時間,決定在8月5、6日前往。打算兩日完成,第一天從屯原登山口進,夜宿天池山莊,第二天直接出花蓮銅門部落,第三日在花蓮悠閒。
團員共7人,有一半的人爬過西段,而越嶺西段便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前往奇萊南峰及南華山的路線,平坦又舒適好走; 但是能高越嶺東段因為好幾處崩壁以及天長隧道崩塌,斷斷續續封閉很多年,保留了一些未知的變數。

DAY1:屯原登山口 >天池山莊

黃色的小屋子就是去年新增的管理站。
不免俗的先來張行前『乾淨』照。
西段就是右方,屯原登山口到天池,也是最多人走的入門級路線。

上次來這兒已是5年前,這次來到古道入口處,增設了管理站,有林管處管理員負責對照身份(過去兩年太多人非法在紮營,所以現在管制變嚴格)。看完證件後,南投林管處提醒,步道的0.3、0.5K,及1K、6K、8.6K、10K等路段,因前兩天下過雨,仍有落石的疑慮,行經時請快速通過,不要逗留。詢問了東段近況,林管處表示:『一個月沒聽過有人上去了,且那是螞蝗大軍的天下,我只走過一小段,你去過就不會想再走了喔!』

相視了一下,無線電開機,帶點不安地踏上旅途。

能高越嶺古道,早期是往來台灣東西部的捷徑,曾是泰雅族及賽德克族長久以來的社路,為日人警備道中最寬闊、平穩的一條,後期成為台電東電西送的保線道路,近10年已不再使用,由林務局接管。

西段平坦好走,一路上我們拍照打鬧,嘴砲著許久不見的山友們。
主揪:待會午餐我會煮泡麵
我:欸,有住宿又租睡袋,難得輕量化,我們就真的沒帶煮食耶
主揪:我有!煮水大家一起用
一陣嬉鬧聲中,很快地就到雲海保線所。

屯原登山口進入行走約4.5公里後,就抵達雲海保線所(海拔2360M),沿途平緩;續向前行8.6公里,則可抵達天池山莊(2860M)。由天池山莊除可前往奇萊南峰與能高北峰等百岳峰巒外,亦可銜接奇萊連峰與能高、安東軍連峰等縱走路線。
越嶺道續向東行,則可經檜林保線所,至東側出口,最後與台14線相接。也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。

笑容滿面的我們。

時間充裕、行程悠閒地今日,在這裡煮了午餐、咖啡。

山中煮咖啡也不能馬虎。
西段沿線有些許崩塌地形,但路基、踩點明顯,注意落石,快速通行即可。
中午過後,雲霧見濃,山巒疊翠,山嵐層層,忍不住流連。
謝謝隊友賜照,我與我的Hyperlite Mountain Gear 2400 Junction

時間還早,我們決定到能高越嶺瀑布玩耍,從叉路走過去只要2分鐘的距離。

能高越嶺瀑布是三疊瀑布,從巍峨的高山上落下,氣勢特別滂薄,而滿身是汗的我們,竟覺得有些寒冷。
傍晚時分,肚子正咕嚕咕嚕叫,趕緊抵達天池山莊,期待今天的晚餐!
林管處工作人員核對身份、介紹環境後,就讓我們先卸行李,我們今日住的是帳篷區,而山屋需拖鞋才能入內。
8月的氣溫加上今日的萬里無雲,睡帳棚沒有絲毫的寒意。

卸下背包後,拿了餐具,便迫不急待去參觀改建過的天池山莊。

5年前天池廚房經營的濃厚人情味仍難以忘懷,但也想看看大家說得變得像咖啡廳一樣的山屋。天池山莊改建、換團隊經營後就一直沒上來看過,如今終於再來,增加了商品買賣區,可愛的小狐狸、手沖咖啡、電子支付,卻也添增了許多商業化感。

山莊進門右側是用餐區域,左側是商品及結帳區。
這是今天的晚餐:鹹豬肉。
老實說沿途肚子餓,都想起過往天池廚房的美味澎湃晚餐,因而帶著期待。如今換成了限量『精緻』晚餐,大家吃完後的感想,嗯,下次再來會選擇自己煮。看著大家都用湯配白飯來填飽飢餓的肚子,好懷念以前充滿人情味的天池山莊!

DAY2:從天池山莊上南華山,再夜宿奇萊保線所。

1:50起床,迅速收拾背包,吃完早餐就得重裝上肩,往花蓮走去。
經過昨晚的晚餐,2:30的早餐我們就沒有多餘的期待,冷掉的燒餅,填飽肚子就出發。

設計對白(非當事人對話):冷掉的燒餅還好嗎?

:嗯,只求填飽肚子,有你在就好。

出發前抬頭見銀河,立刻拿出腳架拍攝,把握這煞那即永恆的時刻。

這次我們很有默契的,沒有人帶單眼,單靠手機
隊友的強大手機拍攝也非常足夠了。

與一般隊伍的安排有些不同,我們加碼上了南華山,難得大好天氣,不等個日出嗎?

正當流連於這美景時,不知道後頭正醞釀著…一場令我們刻骨銘心的爬山旅途。

凌晨三點半從天池山莊起登,沿途不斷為銀河停留,一路享受著這披星戴月,不時還有流星落下,接著在南華山上吹風等待日出。
因上南華山,路程+攝影等日出,足足多了近4小時,而這4小時對完成這整段路來說,十足珍貴。
過了南華山之後,一路陡下到光被八表,看著從花蓮上升到南投的雲霧變成壯觀雲瀑,駐足了許久。(光被八表就藏在雲瀑裡)

這段路較少人走,相較於剛才,充滿了晨間的露珠,像踏入泳池般,幸好提早穿了雨衣雨褲,但鞋子襪子已浸溼了!

因為剛才在山頂玩太久了,時程大delay,在這兒停留吃點東西,就得繼續踏上未知的道路。
從上河的這張圖可以知道,我們要從海拔2798M下降回1340M,雖然都是下坡,但是一個月沒人走過,我內心還是忐忑。
離開光被八表後,就進入像這樣較原始的微探勘路線了。也就是能高越嶺東段。
從能高主峰叉路下來的之字路徑,都還輕鬆寫意,卻都不知道後面的路途之險惡。下個目標是2109M的檜林保線所。
一開始還很悠閒的速度

年久失修的東段,路徑雖不明顯,但越來越有趣,越來越多元,像是穿越廢棄的吊橋、踏過充滿水的水路…這些都還不算難,而且都看得見布條標示。

路,是人走出來的,身為帶頭的我,毫不猶豫。但也因為高過於頭的植披,常常一個轉彎沒有停留,後方的隊友就迷失方向地呼喊:你們在哪裡?

接著在某個雜草叢生的轉彎處,突然看不見路徑,原來是要一個大彎,進入拉繩石瀑區, 得先跨越邊坡的大石頭,且每一顆石頭都有些鬆動,整個地形,是裸露的。

而身旁的咬人貓,無形中限制了我們的步伐,在步步為營中慢慢意識到,今天的下坡,並不容易。

能高越嶺道從屯原登山口到光被八表碑為西段,全長15KM,繼續往東直到花蓮銅門則為東段。
全段西起南投縣仁愛鄉屯原登山口,越過南投縣與花蓮縣交界的中央山脈能高鞍部,東至花蓮縣銅門,也就是今天,本來的目的地。

隨著林相的改變,右邊是稍微偏差就掉下去的懸崖、而左鄰著滿滿的咬人貓,你只能聚精會神,小心翼翼地前進,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。這前進的速度,又比預期中慢了許多。看來今晚有可能無法順利出花蓮了。

原以為不同關卡的地形是今天的功課,直到我遇見了,真正拖住我速度的朋友:螞蝗大軍!
即便穿著全套雨衣,在馬不停蹄的趕路中,悄悄地,我的脖子、手、腰、腳踝,侵入了滿滿的螞蝗,而手和脖子是肉眼可及的,原以為為了趕路剝掉再繼續前行就好,但它掉落在我身上的數量、速度越來越多越來越快,這種綿延不絕感,也一邊慢慢侵蝕我的耐性。

走第一個,有趣的地方是你要很專注,每一步都是驚喜。果不其然一個轉角,巨大的蛇從我眼前爬過,幸好還離他2公尺遠,但我忍不住的尖叫聲,已嚇到後方的隊友。

過去是台電宿舍的檜林保線所。

終於終於,在10:30到了檜林保線所!這是在離開光被八表後,我們第一個休息的地方!抱持著終於可以坐下來喝個東西吃點東西喘口氣了吧!
結果,停留的15分鐘,我們都忙著剝除身上滿滿的螞蝗。看了下地圖,我們進度依然沒有在預期內,再轉頭看向身上的血跡,放棄?沒有退路了!你只能繼續向前!

趕路時還沒餘力發現身上早已充滿血跡,不停留還好,一停留便發現,身上佈滿了螞蝗的足跡,看著沾滿血跡的衣服,實在心力交瘁。

至今,檜林保線所停留我腦中的記憶,只留下我們的尖叫聲。

離開檜林保線所後,地形的變化沒有更少,雜草叢生是常態,有時不時刺傷我們的玉山薊,還有滿滿的咬人貓。

沿途彼此互相扶持著。

沿途忍受不斷掉到我身上的螞蝗,就在一瞬間,一隻大螞蝗掉到我臉上,往我眼睛爬,我忍不住尖叫,內心無比崩潰,求救讓其他隊友先帶路,我想緩和一下心中的噁心和厭世感。

但沒有想到,隊友帶頭不久,我就聽到不妙的聲音,一個草叢滑落的聲音,我快步上前,隊友指著剛滑落的地方,高EQ的回:這個洞,我開的。

儘管此時崩潰值飆高,但我提醒自己,處境艱難,大家要一起平安下山最重要,我沉默著消化這些厭世感。至少把崩掉的心態拉回來,身旁的隊友都還在努力著呀!

這一大段的路上,隊伍陷入沈默,各自努力的走著,叢林環繞,突然間,我聽見山羌的叫聲,我抬頭,他就在我眼前!儘管完成此行有些煎熬,但也有可愛的地方。

不知不覺已經下降了1500M,大夥兒的體力、心智、腿力,都被大量消耗,但我看著地圖,我們今天才走一半的距離而已,真的要來不及了,先想辦法找收訊通知接駁車吧!

走啊走著,我們知道腳步不能停,過了五甲崩山,路徑開始寬廣,心裡冒出一絲絲希望,但也不敢太樂觀。

下切的過程,隊友扭傷了,而且不止一次,看著隊友數度疼痛坐地,我們稍微放慢腳步,所幸地形已容易了些。

終於有稍微可喘息的時間空間,此時我們都失去了活力。

到了下午四點,我們回到了奇萊登山口!看見寬廣的腹地,我們以為迎接而來的10多公里會是友善的林道,開心地在這裡合影,清理滿滿的螞蝗,讓自己舒服的再上路!

衣服底下的我們,藏著好幾個坑洞的血跡。

沒想到再次上路後的三分鐘內,馬上發現事情不單純,這裡不是輕鬆寫意的林道,該有的地形和植批還是有,只是路稍微寬廣些而已。

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:我不會再來了!

抱著是『林道』的期待走著最後10多公里路,映入眼簾的卻依然是蔓生的雜草、腳下踩著無盡的荒蕪,身上依舊掉落螞蝗,此時的我,已經絕望到對於螞蝗的出現不再厭惡,一心只想順利出登山口。

走啊走著,天漸漸黑了,眼看著地圖還有好長一段,想著再走快一點,後面如果都是平路,很快就會到天長隧道了吧!

時間來到了晚上7點,走過一個一個小隧道,和小崩壁,突然間看見一個大崩壁,裸露、踩點不明,我和另一個隊友先踩著晃動破碎的樹枝往上攀,看著掉落的岩石和極鬆動的碎石,想到在下方等待的,扭傷腳的同伴,我們決定放棄了。

討論了一陣子之後,我們決定撤回奇萊山莊,等待天亮再出發。

走回山莊的路其實跟走出隧道搭接駁車的路程,差不多,但是一來是天黑了,二來是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崩壁正等著我們,安全第一,先走熟悉的路回去休息一晚。

邊往回走的路我邊想著,該如何改進這次的安排,是否在奇萊登山口就要先討論這件事,甚至檜林保線所呢?但因為後方的崩塌比我們知道的、預料的還多,我們是賭了一把,卻失敗了。

往山莊走的路途我心中踏實了些,至少確定今晚是平安了,也幸好還有些多餘的糧食、沿途有活水源!感恩這一切。

回到山屋安心了不少,感謝還有這個地方,整理完已經十一點多,大夥兒沒什麼食慾,只求今晚不再被螞蝗纏身。

小小的簡陋的屋子裡,卻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小天地,氣溫微涼,心裡卻暖暖的,因為有你們一起。

Day3 奇萊保線所>銅門部落

黎明破曉,陽光灑在保線所外的草皮上,翠綠的發亮,一切又充滿了希望,我們,要回家了!

整理行囊、煮早餐的同時,曬了一下濕了一天的鞋子,一切都變得舒服許多。

啟程後,雖疲憊,但步伐比昨天輕快了些,也許是因為第三次走這條路,熟悉許多,加緊腳步要下山了。

第三天,依然沈默地走著,不同的是步伐輕快、帶著微笑和平靜的心,感受這風、這陽光灑落。
最後紀錄這雖美,卻不容易的一切

最後最後,終於出隧道口了!當地大哥說,這個隧道已坍塌許久,直至這兩週才搶通,心裡又是滿滿的感激。

出隧道看見接駁大哥,眼眶濕了,是感動,也是前一天的心有餘悸吧。我們相擁而泣。結束了,沒事了!

回想第二天的路途,漫長又磨練心志,時間有限,無法讓你時時停下來清螞蝗,尤其入夜後發現還得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崩壁,幸虧夥伴能一起冷靜當機立斷,多待一晚。

謝謝山神,讓我們滴雨不沾,謝謝堅強的夥伴們,即使有些登山經驗沒那麼多,一路上仍無怨言。一起在一天內走過新手村的路、探勘級的路、再漸漸回到人間,幸好是與你們一起,一起清點所剩糧食,體會把最後一口糧食分給你的浪漫,一起去感受,去感動。

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